设置

关灯

第40页

    “我在工作室。”徐微格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,“我先过去好了,不能让阿澈一个人在那边。”
    原辞看了一眼路况。
    “阿澈没事,我大概还有十分钟到你这边,等我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徐微格点头,又忍不住红着眼巴巴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    “原辞……”
    天知道她刚刚那一瞬间有多害怕,只要一想到老师形容的那个画面,她就心痛的无法呼吸。
    就像阿澈想念原辞想的没有办法,只能靠一声一声的呼唤来纾解自己的情绪,她也一样,六神无主地只能一声一声叫他的名字,确认他在身边,确认他会陪她一起,还好,他提前回来了。
    “没事,等我。”原辞定定道。
    她乱掉的呼吸仍在耳边,她没挂,他也就不挂。
    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全心全意地依靠着他,就好像她的全世界一片黑暗,他是她唯一的光明。
    在这种感觉面前,他竟然都没那么紧张阿澈那边的情况了。
    心里又稍微对阿澈升起些许愧疚,他让司机加快速度,尽快到达徐微格的工作室。
    “原辞来接你?”白川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现在心里升起一丝悲凉。
    没救了。
    重来一次,还是一样,他救不了她,谁都救不了她。
    徐微格点点头,她红着眼眶,心里一边想着阿澈现在的情绪如何,一边想着对面小朋友的伤势,心里又开始慌乱。
    再不想挂断和原辞的电话,也没了办法,她又重新给老师打过去,在等待原辞的途中,不停的向老师确认阿澈那边的情况。
    原辞到的很快,几乎是冲进这个被秋阳覆盖的办公室。
    徐微格听到声音,立马挂了电话,她抬眼,看见面前风尘仆仆的男人,好了一些的眼睛又红了。
    她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人,也不爱哭,可在他跟前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
    他一步一步向她走近,她失魂落魄地好想抱一抱他,就像沉入井底的人看见一条绳索垂下来,本能的想要抓住这个希望。
    原辞似乎是看了出来,右手微微伸出,又倏地收了回来,恢复一身矜贵禁欲,尘世不染,但他双睫微微垂着,眼眸里偏执和欲望交织。
    他要让她主动走近他。
    徐微格正要抬手握住那只右手,空中一下没了目标,她垂在原地的手有些焦躁。
    她一直坐在沙发上,整个人都难受地有些累了,他不想碰她,她便打算自己站起来,此时她脑袋一片浑噩,全凭本能行事,一直紧绷着神经,忽地起身,立马重心不稳,脑袋发晕地朝前面晃了晃,她可以稳住,却不想稳住,任凭惯性往前倒去。
    原辞睫毛一颤,轻轻吸了一口气,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,她倒过来的瞬间,他提前张开双臂,抱住了她的腰肢。
    第63章 别人爸妈不会揍我们吧
    房里开了暖气,她穿一件很薄的牛油果绿打底衫,低胸紧身包裹着姣好的身段。
    徐微格把头埋在他的脖颈狠狠地呼吸了几口,像是缺氧的人重获氧气,片刻,她抬起头,脸上带着哭过的痕迹,声音是少见的软。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    原辞看了她一眼,左手顺手揭过衣架上的大衣披在她身上。
    徐微格咽了咽喉咙,冷静了许多,头脑也逐渐清醒,想起刚刚自己那些不经大脑只凭心意的举动,她有些焦灼不安,脚步无意识稍稍离他远了一些。
    原辞微微拧眉,没有言语。
    徐微格看了他一眼,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又不清醒了。
    两人默不作声地往外走去,进了车子,市中心医院离这边不远。
    刚进走廊,就听到一声猛烈的啼哭。
    徐微格心里一紧,她和原辞对视一眼,紧绷着一张脸道。
    “不是阿澈。”
    两人都不自觉加快了步伐。
    老师正等在门口,见到孩子父母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“快进去,程阅的父母已经到了。”
    徐微格忽然紧张起来。
    老师说是阿澈先动的手,他们是不占理的那方,更何况阿澈又把人家打的流血缝针。
    虽然徐微格坚信阿澈不会无缘无故动手伤人,但人家小朋友受了伤,他们也该道歉。
    徐微格不擅长处理这种局面,也从未想过自己有遭一日会面临这样的局面。
    她有些惶惶不安,下意识地朝原辞看去,他正转过来在看着她。
    “别人爸妈不会揍我们吧。”徐微格胡乱猜测。
    “瞎想什么。”原辞蹙眉,顺手推开病房的门。
    徐微格一把抓住他另一只手,抓的很紧,她紧张地不行,同时又担心阿澈的情绪。
    原辞一顿,反手握住她的手。
    两人进门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程阅妈妈咬牙切齿,却被程阅爸爸死死拉着。
    徐微格只扫了一眼,就看向了角落里那个落寞的小身影。
    阿澈正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他低垂着眼,长长的眼睫覆盖住眼眶,他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,大概是哭过,眼睛仍红红的,却倔强的抿着小嘴。
    徐微格看的心脏一抽,像刺刀忽然狠厉割过。
    更让她难过的是,所有的人都围在那个嚎哭不止的小朋友身边。
    --
    - 新御书屋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