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3页

    徐微格没有埋怨母亲为什么不要她只要父亲,因为她发现这五年间的自己似乎非常糟糕,原家的佣人各个都怕她,原澈也不与她亲近,只她刚醒过来的那一天来看过她一次,看到这样的自己,母亲大概更加没有生的希望。
    在原辞的安排下,这一个星期里,徐微格见过不少人,有她认识的,还有她不认识的,从他们的口中听说这五年间的事情,就好像在听另一个人的故事。
    他们说她疑心病重,妒忌心强,还自私霸道,脾气大的经常摔东西打人,有一次还伤了原澈。
    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。
    21岁的徐微格怎么都不敢相信26岁的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    但26岁的徐微格留下的烂摊子总要一点一点收拾好,她从来不是逃避的性格,她也想开始新的生活。
    徐微格觉得自己已经消化的差不多,可以去面对并正视这一切了,于是她去敲响了原辞的房门。
    深秋的夜晚,风吹的树叶作响,家里开了恒温空调,徐微格还是觉得有些冷,她紧了紧毛衣外套,在门口等着。
    片刻,门被打开。
    “是妈妈。”一声小小的惊呼。
    徐微格低头,小人儿的眼里闪过一阵光,很快又消失不见,两人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 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生了这么一个小东西出来。
    应该很疼吧。
    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分明自己一直都是不婚不育主义者来着,怎么就会突然想不开结婚生孩子了呢。
    屋里忽然响起清冷的声音。
    “阿澈,你先去睡觉。”
    原澈小朋友努力仰头看了看面前的人,然后左手快速地摸了一下她垂在裤边的手,随即跑开。
    徐微格一怔,小手一瞬间停留的触感似乎还在手背。
    她抬手看了看。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屋里清冷的声音不太耐烦。
    徐微格拧眉,收了手进门。
    房间不大,是原来的书房加了一张床。
    结婚五年,他们同床的次数不多,徐微格从美柚上发现,他们差不多每个月才做一两次,这个次数简直比中老年人的性生活次数还低。
    徐微格想想又有点儿脸红,毕竟在她的记忆里她还没有拥有过任何一个男人,也不知道跟男人睡到底是什么滋味,爽不爽。
    不过从今年五月份开始,他们一次都没再做过,听好友讲,他也是从五月份搬到书房,两人从这以后,几乎没怎么见过面,她曾同好友说过,她猜他应该动过离婚的念头。
    这个念头,如今也得到佐证。
    两个星期前,原辞已经正式提出离婚,只是被她拒绝,他让她好好考虑。
    两个星期后,别说离婚,她甚至都不记得他们这一段婚姻,对原辞的记忆,她还停留在一场晚宴的擦肩而过,除此之外,她再不记得与他的交集,没想到,她竟然和他结了婚。
    徐微格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,她心情复杂地走进屋内,反手合上房门。
    第4章 逃过一劫
    原辞正坐在书桌前工作。
    他带着一副无边眼镜,眉目被掩在镜片后,看起来温润了许多,他肤色偏白,脸又干净,些微肉感的唇瓣像染了一层豆沙红,多看两眼,让人有一种想咬上去的冲动,是网上评价的那种最想接吻的唇没错了。
    徐微格被自己的想法惊到,她赶忙偏开目光,心跳如擂鼓。
    原辞抬头看了她一眼,继续回头做手上的工作,顺便等她走近。
    徐微格没忍住又朝他看去,不可否认,他生得极为好看,手指也长挑白皙,敲在键盘上都像是在弹钢琴。
    此时他整个人坐在落地窗边,月光下,他好像褪去了白日的冷漠疏离,整个人看起来温柔的不可思议。
    但她知道,这只是假象。
    坐到这个位子上的人哪有什么温柔深情。
    徐微格扯了扯唇角,不规律的心跳像被浇了一盆冷水,瞬间冷静下来。
    她收了目光,走到他书桌旁停下。
    原辞合上笔记本,抬眼看她。
    “坐。”
    徐微格环顾了一圈,不知道自己应该坐哪,刚进门的地方倒是有一组沙发,但他确定要跟她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谈话么。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在原辞清冷淡漠的眉眼中淡定地走到了书桌对面的床前,然后脱下了鞋子,双腿盘在了床上。
    原辞眉头一拧,却是什么也没说。
    倒是徐微格先开口。
    “我同意离婚。”
    原辞一顿,落在书桌上的手指一停。
    空气突然变得沉默。
    其实她出院的这一个星期,他没再提离婚这件事,但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插在她的心上,他不提,还算是对她失去记忆这件事的尊重,但这不代表就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,拖着装聋作哑对彼此都是折磨,总要有一个人先开口。
    就算她失去记忆,她还是徐微格,还是他想离婚的那个人,更何况,她也不爱他,她不想突然莫名其妙地就进入一个家庭之中。
    空气越来越沉默。
    两人都不再说话,很长一段时间过后,原辞才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阿澈跟我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徐微格松了一口气,“我明天就搬出去,离婚协议书呢,现在可以签字了吗。”
    --
    - 新御书屋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