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页

    她为此已经准备了整整一年。
    国内大大小小的秀场她都已经去过一遍,这将是她走向国际的第一场战役,她不可以连面试都错过,还剩下不到两个小时,也不知道从这里去机场来不来得及。
    徐微格囫囵地穿上鞋子往门口跑去,刚跨出那道门,就“砰”地一下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男人。
    “嘶。”
    疼。
    徐微格一边揉额头,一边抬眼去看面前的人,她一顿,随即差点要被原辞这张冷漠中还隐隐带着怒气的脸给气笑了。
    亏她之前还觉得这男人长得好看又有钱,她还曾动过小心思要去追一追他呢。
    现在这情形,她只觉得他阴魂不散烦人的很。
    “进去。”原辞不由分说地握住她的胳膊。
    徐微格动了动,动弹不得……
    “放开。”她冷静地抬眼,一双杏眸里此时装着滔天怒火,偏生她越是想发飙,面容就越是平静的可怕。
    原辞置若罔闻地拉着她往病房里走,旁边的医生尴尬地双眼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    新闻都说原氏总裁和这位超模关系貌合神离,看来真是不假。
    “我让你放开!”徐微格突然挣扎起来,所有挡她路的人都不可能得逞!
    像是料到她的举动,原辞反手抓住她的另一只手,她还没来得及挣脱,就已经被全方位掣肘。
    “打镇定剂。”原辞淡淡地吩咐。
    医生快准狠的下手。
    徐微格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秒倒在了原辞怀里,她紧紧抓住他胳膊手慢慢松了下来,像是要他的命一般,指甲深深陷入他的皮肤。
    是有多恨他。
    原辞自嘲地牵起唇角,他把徐微格交给医生,转手给助理发了一条消息,短短一句话,编辑良久。
    【把离婚协议书拿来】
    第2章 我失忆了?
    徐微格再次醒来的时候,面前站了好几个医生。
    一个个手中拿着记录本,活像她马上要死了一样。
    见这情形,她一怔,连火都忘了发,昏倒的前一秒她都还在想,她一定不会放过原辞,虽然以她的地位想要让原辞好看,无异于蜉蝣撼树,但兔子逼急了都要咬人,她就是豁出去,也要给原辞一击。
    然而徐微格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话,就听医生问。
    “现在是几几年几月几号您知道吗。”
    徐微格莫名其妙地回答。
    “X014年8月24号,或者25号?”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。
    几个医生面面相觑,刚才提问的那个医生继续问。
    “您今年多少岁了。”
    “21啊。”徐微格在医生们有条不紊的询问中,一点一点失去了坚定的立场。
    他们这是怎么了。
   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。
    她莫名心慌起来。
    医生又接着问了她几个问题,然后让她休息。
    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徐微格慌乱地不明所以,她匆忙拿过枕头旁的手机想要给父母打个电话,为什么她在医院里,爸妈一个都不在身边。
    她刚拿起手机,指纹一碰锁就解开。
    她一愣。
    她的手机不是这样子的呀,她一直都是用的面部解锁的手机,怎么会变成指纹解锁。
    徐微格茫然地打开手机,里面的一切都彰示着这确实是她的手机。
    她疑惑地点开相册,里面的内容让她瞬间放大瞳孔。
    手机里是一张红色背景的登记照,里面的人是她和原辞。
    下一张,是一张结婚证,时间显示X014年12月25日。
    上面的名字和身份证号,依旧是她和原辞。
    往后翻,一张婴儿的四维彩超出现在眼前,再往后,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的照片,接着是一岁左右的,两岁左右的,三岁左右的,四岁左右的,各种各样的姿势和模样,最终汇聚成原辞儿子的脸。
    最后还有一张他们三人的合照,不过只有她一个人看着镜头。
    黄昏下的房间,原辞正坐在书桌前工作,小朋友拿着笔坐在地上画画,琥珀色光影下,她对着镜头比了一个耶。
    分明是弯起唇角,但照片里的她却是一脸苦相,没有丝毫笑意。
    陌生又熟悉,这是她自己吗?
    徐微格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当中。
    万幸,医生及时的出现,给予她解释。
    医生说,她因为跳楼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五年的记忆,这五年间,她与原氏集团的总裁原辞结婚并生有一子,儿子名叫原澈,已经快要五岁,而她的父母,在四年前去世。
    徐微格一向认为自己的接受能力很强,就在听医生说她和原辞结婚并且生了一个儿子的时候,她在巨大的震惊之余都还能绷得住,但在听到自己父母已经不在这个世上的消息时,她一瞬间崩溃。
    病房里,传来她的接连质疑和抑制不住的哭声。
    病房外,原辞沉默地站在原地听着里面的一切喧嚣。
    第3章 离婚吧!
    徐微格花了整整一个星期才逐渐接受她真的失去记忆这个事实。
    这五年间的一切她真的一件都记不起,她总觉得自己刚因为原辞错过了巴黎时装周的面试,但当他的助理把她当年走秀的那一场视频放给她看时,她不得不信。
    据说父亲是因为癌症晚期去世,而母亲跟父亲感情一向很好,所以选择追随他而去。
    --
    - 新御书屋
    --